江苏永鸿控股集团今日(6月11日)发布公告称重

发布时间 : 2019-07-01 09:41    点击量:

  江苏永鸿控股集团今日(6月11日)发布公告称,旗下投资的南京社区生鲜店“云厨一站”,因315谣言事件,正常经营出现阻碍,各生产经营流动资金出现缺口。集团即日起将所有会员投资金额及云厨储蓄卡暂停兑付,于3个月后开始兑付及用户清退。永鸿集团会尽快洽谈资本引入及内部重组。

  接近云厨一站的相关知情人士告诉《零售研学社》,“315谣言”始作俑者可能为云厨一站离职员工。其负责线上业务,在云厨一站多个会员微信社群散布云厨一站不实信息,引起会员恐慌及纷纷到店“退卡”。同时,不实传闻也很快传导到供应商端,此前一般享有的三个月账期的供应商结付现遭停止,变为只能现金采买。

  一头是会员预付储值卡金额在抽出,一头是供应端要增加采买现金,两头挤压,令得还处于门店业务拓展期的云厨一站资金链“吃紧”。

  相比大多数的社区生鲜店,前店后“中央工厂+蔬菜基地”的云厨一站模式更重。云厨一站董事长胡鸿飞曾透露,1个1万平米的标准中央厨房,不包括土地成本和建造成本,以及后期运营、人力成本,仅仅是硬件、设备投入最少1个亿。

  这或许也是云厨一站大量走会员预付储值卡模式的原因。用会员预付储值的资金,来分摊门店拓展部分资金,纾解资金压力。云厨一站母公司还有15000亩的巴布洛生态基地,云厨一站藉此开展一些旅游及户外活动,也因此让云厨一站会员卡有了很多增值内容。

  云厨一站的会员基本上都在储值卡中预存了两三千元的现金。也有会员储值上万元现金的。云厨一站门店会推出较大力度的充值返利优惠活动,曾有“充多少返多少”的会员充值折扣,到年终也有诸如“充值5000元返2000元”的大促。

  云厨一站门店收银前台挂着年终大促海报显示,充值1000-10000元有150-3000元的总返利,及商品馈赠。返利幅度不小。

  云厨一站方面告诉《零售研学社》,目前云厨一站门店经营正常。“冻结”三个月会员兑付资金应该能让公司良性发展,大部分会员表现理智,在门店店员的安抚下没有出现过激行为。

  外部,云厨一站也在加速和相关资本方的接触,解释经营现状,尽快结束资方的观望状态,引入资本,进行公司重组。

  相关运营负责人告诉《零售研学社》,云厨一站按目前操作,正常经营下去没有任何问题。

  《零售研学社》对云厨一站保持了较长时间的关注。云厨一站的门店及后端的润康蔬菜生产基地、中央工厂,巴布洛生态基地等,我们都做过实地考察。

  云厨一站标准店型是100平米营业面积,1200支SKU,其中蔬菜叶菜80%来自永鸿控股集团自有蔬菜基地和合作基地,中央厨房自制酱卤熟食及半成品组配菜达300多个品项,销售占比达20%。

  云厨一站前身是江苏永鸿巴布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起初是想做农业宅配O2O业务。2016年转入线月在南京开出第一家店,到年底开店80家。2017年开店120家。计划2018年要开店500家,但在跑到200家的时候,云厨一站自觉“踩了刹车”。

  去年底,《零售研学社》与云厨一站董事长胡鸿飞有过一次对线年这大半年南京社区生鲜市场有风云突变的感觉,“一下子进来了很多对手,都是做社区生鲜店”。

  去年包括谊品生鲜、永辉生活、苏宁小店等都在南京社区快速布店,苏果超市也开始开更小、离社区更近的社区生活超市。还有社区团购、无人智能货柜,都在以生鲜、鲜食为主要经营内容。不少创业公司都有资金追捧。云厨一站曾占据先发规模优势,是南京门店数最多的社区生鲜店,但在南京社区生鲜赛道变得非常拥挤后,门店觉出了扩张的艰难。

  去年,云厨一站开始了调整。此前激进的开店计划做了放缓,开始转向门店运营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云厨一站去年下半年开始在南京试水1+N的卫星店模式,即进入一些机关单位、大型公司食堂,开出聚焦门店即时提货的卫星店。卫星店复用云厨一站社区大店的人力和货品,开在公司或写字楼的楼梯间或食堂门口,面积只用不到10平米,一组货柜即可,只用1个店员在午餐时段和下班高峰时段等提供服务,店租成本和人力、道具成本都降到最低,有些卫星仓也能做一两千元的日销。算是较灵活地分切市场份额。

  云厨一站特色在门店能供应大量的半成品。依托永鸿控股集团的农业背景,及自建的中央工厂、厨房,云厨一站提供匹配餐厅专业菜品水准的半成品菜,南京很多社区消费者对云厨一站一度产生了依赖——“云厨一站半成品很不错,回家稍微冲下就能下锅,对于上班的人来说方便快捷。”在网站上有很多这样的留言。

  但云厨一站的“短板”在门店前端。农业和餐饮背景出身,在零售基本功上稍显不足。其门店运营缺乏标准化能力,门店运营及店内选品、商品组合等都影响到整体日销的做高。这也是后期云厨一站放缓开店计划,转向内部运营提升的原因。

  此前按照胡鸿飞的核算,500家社区生鲜店是匹配后端一个基础供应链的起点。云厨一站后端中央厨房,后勤物流及人员的配置,都是按照500家店的前端规模而来。门店规模不达,使得云厨一站的中央厨房产能实际使用率一直在1/3左右。

  《商业观察家》在2018年底盘点零售市场时,做出了社区生鲜“梦灭”的预言,在2019年似乎都接近坐实。杭州鲜生友请、成都尚作有机、华中地区凤凰优选都先后大面积闭店,运营难以接续。

  不过,相比上述失败案例,《零售研学社》认为,云厨一站给予中国社区生鲜市场还是有其自身价值,即上游自建农业蔬菜基地和中央厨房,大量研发半成品的模式虽重,承有较大的资金压力,却是在培养一种真实存在的需求场景——即时、便捷的生鲜购买需求,提供了生鲜熟食化、生鲜加工化的一种解决方案。

  只是,若仅仅由自建蔬菜基地供应门店,势必影响到前后端供给的匹配,及自有基地供应的蔬菜品项有限,限制门店销售。云厨一站有建立一套“内外互补”的生鲜供应链的客观需求。

  同时,云厨一站需要弥补的短板还在于零售前端的能力——云厨一站前端门店,在运营上,与一线品牌都有肉眼可见的差距。亟需用专业零售管理人才提升门店前台运营。

  此外,其主打即食生鲜熟食、半成品的核心竞争力,看上去除了在研发上着力外,也需要在营销上做补强,即如何触达用户心智,做出溢价。

  在发稿时止,《零售研学社》未收到云厨一站的回复。目前尚不清楚云厨一站的资金链缺口有多大。

  最坏的情况可能是怎样?基于云厨一站自建的蔬菜基地、加工工厂、物流配送中心、中央厨房等一套重资产,若资金缺口大到难以为续,同城的苏果超市或许在等着接盘也未可知。看上去,云厨一站200多家社区生鲜门店,大可成为苏果在南京社区密度覆盖的补强。end

Copyright © 2002-2018 重庆幸运农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琼ICP备589628号

网站地图